当前位置: 首页 > 思想建设 > 社员论坛
 
江山是虚 美人是实
发布时间:2014-06-13   信息来源:已有的文档来源                        作者: 李自生      浏览量:

如果有这样两个人,一个把江山送给你,一个把美人送给你,你会认为哪一个功劳更大一些?你会对哪一个更好一些?如果有一个人任劳任怨为你办事偶尔做错一些事,而另一个经常做错事但却经常陪你玩耍赌博,你会更喜欢哪一个?你一定会说:“当然是前一个。”这是因为你身处事外,也能冷静理智。一旦置身其中,鲜有不为前者的。

大唐的创建,太宗与晋阳令刘文静首谋。太宗是李渊的儿子我们且不说,那刘文静是“首谋”却是史有定论的,因此,说刘文静把江山送给李渊是不为过的。为了坚定李渊的起兵造反决心,刘文静还让裴寂把李渊灌醉,让隋炀帝宫中的两个美人陪李渊,但毕竟直接能送美人给李渊的还是当时做太原宫监的裴寂,所以李渊就把这个人情记在裴寂的头上。

再说说李渊太原起兵前后两人所立的功吧。

刘文静在李渊起兵前后可谓鞍前马后,非常主动。首先是在太宗的直接指挥下,除掉了可能成为威胁的太原副留守王威、高君雅。“太宗既知迫急,欲先事诛之,遣文静与鹰扬府司马刘政会投急变之书,诣留守告威等二人谋反。”“文静叱左右执之,囚于别室。既拘威等,竟得举兵。”其次是刘文静出使突厥始毕可汗,“令率兵相应”,经过刘文静的一番花言巧语, “始毕大喜,即遣将康鞘利领骑二千,随文静而至,又献马千匹”,李渊看到有了突厥的兵马支持,非常高兴,对刘文静说:“非公善辞,何以致此?”这次出使,不但让李渊有了一个稳固的后方,还有了一个强有力的帮手,这是李渊能当上皇帝的重要原因之一。其三是隋朝大将屈突通“自潼关奔东都,刘文静等追擒于阌乡,虏其众数万”。起兵初期,能一次收编隋兵好几万,既大大削弱了隋军的抵抗力,又大大加强了唐军的实力,功劳之大不言而喻。

裴寂在起兵前后的功劳非常有限,只有两处值得说一说。一是“太宗将举义师而不敢发言,见寂为高祖所厚,乃出私钱数百万,阴结龙山令高斌廉与寂博戏,渐以输之。寂得钱既多,大喜,每日从太宗游。见其欢甚,遂以情告之,寂即许诺 。也就是说,裴寂为太宗充当了一回说客,说服了李渊起兵。二是当李渊犹豫不决时,刘文静先是劝慰裴寂:“公岂不闻‘先发制人,后发制于人’乎?唐公名应图谶,闻于天下,何乃推延,自贻祸衅?宜早劝唐公,以时举义。”后是威胁裴寂:“且公为宫监,而以宫人侍客,公死可尔,何误唐公也?”裴寂没有了后路,“甚惧,乃屡促高祖起兵” 。可见,裴寂的“开国元勋”是在太宗和刘文静的利诱和威胁下得来的。

再说说两人的过吧。

刘文静在薛举侵犯泾州时,“以元帅府长史与司马殷开山出战,大败,奔还京师,坐除名” 。而裴寂打的败仗就比刘文静多多了:“武德二年,刘武周寇太原,守将数困,寂请行,授晋州道行军总管讨贼,以便宜决事。贼将宋金刚据介州,寂屯度索原,贼埭水上流,寂徙屯,为贼所搏,兵大溃,死亡略尽。寂昼夜驰抵平阳,镇戍皆没。上书谢罪,高祖薄其过,下诏慰谕,俾留抚河东。寂无它才,惟飞檄郡县,促入屯垒相保赘,焚积聚,人益惴骇思乱。夏人吕崇茂杀其令,反,为贼守,寂攻之,复为所败。”同样打败仗,两人的处罚也不一样。刘文静打一次败仗就“坐除名”,裴寂则先是被李渊“薄其过,下诏慰谕,俾留抚河东”,后是“责让良久,以属吏,俄释之,遇待如初”。

同样被诬告,结果也大不一样。刘文静被诬告,虽有太宗、李纲、萧瑀等人证明他没有造反,但是却抵不上一个裴寂证明他有造反之心,加上“素疏忌之”,刘文静就死定了,他自己很坦白的辩护,也成了造反的证据:“文静此言,反明白矣。”裴寂被诬告后,“按讯无状”,李渊还对他解释自己有良苦用心:“朕有天下,公推毂成之也,容有贰哉?所以讯吏,欲天下人信公不反耳。”

按理,刘文静帮助李渊夺取江山的功劳比裴寂大得多,而过错却小得多,应该结局比裴寂好得多,但事实却相反,这是为什么呢?因为:江山是虚,而美人是实。美人是看得见摸得着的,是每天都能让你愉悦的,让你魂不守舍的实实在在的东西,而江山却是看不见也摸不着的,是让人劳心劳力的,是让人受苦受累担惊受怕的东西。也许你会说李渊真糊涂,真不知好歹,其实,我们身边这样的人岂在少数?看看你的身边,是不是有很多人对父母师长朋友苦口婆心劝他珍惜时间认真学习、勤奋工作珍惜前程非常厌恶?是不是有很多人对不求上进、不三不四的人拉他去游手好闲、上网游戏、赌博吸毒非常受用?为什么会这样?因为前程就像江山是虚的,是让人劳心劳力、受苦受累、担惊受怕的东西,而游戏赌博等就像是美人,是让人非常受用、立马愉悦、沉溺其中而不知其害的东西。也正因为如此,现在的很多人都学裴寂,喜欢送美人、金钱、别墅、出国旅游等给人,同样有很多人如李渊一样,讨厌那些劝他珍惜如江山一般的身体、前程、家庭之类东西的人。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,李渊又岂是那唯一值得指责的一个?我们自己很多时候岂不就是一个现代版的李渊?唉!


 
 
   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